•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第六十八期】Jeffrey Herbst教授

        美国柯盖特(Colgate)大学的第16任校长,Jeffrey Herbst教授,携带着他的中文名片,于2012年10月来到了厦门大学。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作为研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学者,Jeffrey Herbst教授之前曾来中国访问他的中国同事。
 
但是,以柯盖特大学校长的身份来到中国,这对Jeffrey Herbst教授来说还是第一次。在来厦门之前,他在香港逗留了一段时间。期间,他会见了一些柯盖特大学校友并与有潜力的中国学生做了不少交谈。随后Jeffrey Herbst教授来到了阳光明媚的厦门,来为将来厦门大学和柯盖特大学之间的合作定下基调。
 
在他繁忙的行程之中,我们抽出了一些时间在咖啡厅一边喝茶一边与Jeffrey Herbst教授一起讨论了一些当代世界的问题。
 
在我们的讨论之中,Jeffrey Herbst教授向我们分享了一些他对学术、中美关系、非洲现今形式以及世界经济等问题的见解与看法。
 
大学的规模大小的差异带来了不同的机会和限制
 
Jeffrey Herbst教授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学术研究上,他提到了中美之间,两个高等教育体系之间的差别。“在柯盖特大学”,他解释道,“我们提供了广泛的通识教育课程”,正如美国的其他大学一样,学生在大学三年级才选择他们的专业,但是在中国,学生在大学伊始就选择了他们的专业。“这是非常不同的”,并且他还提到了学校规模的不同——柯盖特大学只有不到3000人的学生,而厦门大学拥有40000名学生,不同的学校规模也带来了不同的机遇与限制。
 
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根除贫穷的时代
 
在我们询问Jeffrey Herbst教授本人以及其他西方学者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时,他强调:“我们正在经历这样一个时期,那就是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相比,现在更多的人脱离了贫困,而中国经历了规模最为宏大的根除贫困行动”。
 
我们继续询问Jeffrey Herbst教授关于中美经济关系以及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问题。Jeffrey Herbst教授解释道,像中国这样对世界进行剧烈的改变,可能会伴随着一些困难和碰撞,但是总体来说,中美两国都在交易和投资中获益良多。尽管很多人预测两国会有危机或争吵,但是从过去30多年的经历来看,“中美之间,事情进行的相当顺利”。
 
在谈到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时,Jeffrey Herbst教授相信有两点原因:“中国的消费不足与美国的过度消费”。“两国都需要做一些调整”,他最后总结道。
 
 
欧债危机对美国有巨大影响
 
我们提问Jeffrey Herbst教授关于美国即将来临的大选问题,他的回答解释了大选最主要的话题就是经济发展。美国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欧债危机,一些大国例如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些国家高达25%的失业率对美国的大选有着重大的影响,并且此次大选美国民众将会选择出他们认为最能在未来四年中成功运营经济的人作为总统。
 
非洲-第三次解放
 
作为一个学者,Jeffrey Herbst教授主要感兴趣的领域是关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他和Greg Mills博士以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为主题共同编写的书已于七月份出版。我们请Jeffrey Herbst教授为我们解释了非洲目前的政治和非洲需要得到发展所面临的障碍。
 
Jeffrey Herbst教授为我们介绍了非洲的现状,并解释了非洲到目前为止有三次解放。第一次解放,非洲人民摆脱了殖民统治并管理着自己的国家,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60年代。第二次解放,他们脱离了解放者的统治,在此期间,这些统治者实行了不合理的经济政策。这些解放者最终被取代。第三次解放是摆脱了由殖民者和非洲成功人士共同施行的不恰当的经济政策。Herbst教授说:“非洲经济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每年平均增长5%,与更早之前的二十年平均增长不到2%有鲜明的对比。
 
非洲与民主—— 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
 
   WISE的龙小宁教授也加入了此次的采访活动,龙教授对非洲国家的民主问题非常感兴趣,她提及到现在很多国家都在以向非洲国家提供援助来交换非洲的民主改革。
 
Jeffrey Herbst教授则解释到:“其实在过去的20年里非洲的政治和经济一同在发生着变化。”他说非洲一些国家曾在一段时间里保持着良好的选举制度,还有一些国家例如加纳一直就有着规范的选举制度。在这个问题上Jeffrey Herbst教授还以美国为例说美国在内战结束后就宣布独立,但是美国在独立后花了整整85年才真正地拥有了规范的选举制度,然而今天的非洲没有一个国家建立规范的选举制度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还提及到其实很多国家都没有打算要达到平均的民主化水平,比如印度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非洲国家的经济总体水平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了,但人均GDP还是很低只有600美元。因此民主对于非洲国家来说还是一个很长远的任务,并且也有待提高。
 
    Jeffrey Herbst教授认为其他国家对非洲的民主要求其实也并不十分合理,他说捐助者不需要那么多,也没有足够地重视。当非洲国家不足够重视这些资助时,捐助者就威胁说削减对他们的援助。
 
 
 未来教育——经济学家的误解
 
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名学生的大学校长,我们选择了问Jeffrey Herbst教授他是如何看待目前劳动力市场与专业素质劳动者缺乏之间的关系。Jeffrey Herbst教授说这个问题要根据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地方来回答。在很多发达国家,服务业比较重要,而有些是制造业比较重要。他说他曾问及过很多雇主他们对劳动者的偏好,回答都是更喜欢受过教育的劳动者。为了让他的观点更加清晰,Jeffrey Herbst教授还为我们画了一个经济学家们喜欢用来解释劳动和资本之间替代关系的图。Jeffrey Herbst教授指着他为我们画的图说,通过劳动和资本的边际成本来选择劳动力和资本的数量是不正确的。
 
Jeffrey Herbst教授举了一个耐克的例子,他说很多像耐克这样的企业,他们只知道一种生产他们现有鞋子的方法。这样的企业往往都选择某一个能使他们产品成本最低的国家来生产他们的产品,然而这样的生产国劳动者受教育的程度相对较高。
 
Jeffrey Herbst教授还以莫桑比克为例,说莫桑比克就是一个劳动力非常廉价的国家,但是就是因为这里的劳动者普遍缺乏教育,因此像耐克这样的企业是不会在那生产产品的。Jeffrey Herbst教授说这就是所谓的教育的社会性,受教育程度越高对人口的增长就越有影响。
 
中国和美国提供援助非洲国家的方式
 
为了探索更多关于非洲的信息,我们问Jeffrey Herbst教授:“中国和美国给予非洲的援助有什么差别?” Jeffrey Herbst教授回答:“中国主要关注基础设施——公路,电力等。”教授认为这些是非常积极的,考虑到20年前没有电力基础设施,当然,这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制约经济增长。
 
“美国更多地关注在政府和艾滋病上,” Jeffrey Herbst教授说,“如果我们没有提供援助,那么将有两百万人无法存活。其实像这种可以救活两百万人的可以给人们做的项目并不多。”
 
当我们问Jeffrey Herbst教授,他是如何看待对于一些人看到中国在非洲的行动,比如,众所周知的“中国业务在非洲——新殖民主义”。Jeffrey Herbst教授回答说,其实有一些非常困难的时刻,比如当一个中国籍的保安在赞比亚被枪杀。可能会有对中国的批评,但是教授认为还是由非洲人自己尽可能用中国的最佳方式来解决比较好。他总结他的回答:“这不是糟糕谈判的殖民主义”。Jeffrey Herbst教授建议美国政府,应该试图建立和非洲领导人更好的关系,并关注那些可以带来积极影响的事件。Jeffrey Herbst教授相信在这些之中,几乎没有涉及到教育体系是非常非常薄弱的。
 
    关于中国在非洲做得更好的建议,Herbst教授说,其实他并不清楚中国在非洲的政策是怎么样的,因为关于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官方的文件。中国与非洲的关系是商业合作关系,他给了一个实例,中国从安哥拉购买石油,但是没有任何关于如何使用中国支付石油的资金的要求,这也会使得资金的使用分布会更公正,这得益于采取了非常有效的政策以及其他国家从安哥拉购买石油的需求。“中国应该把更多的注意放在它的影响上。” Jeffrey Herbst教授总结得出结论。
 
在大学的生活和都市传奇的13
 
我们采访的最后一部分是问Jeffrey Herbst教授关于他在美国大学里作为一名校长的日常生活。Jeffrey Herbst教授告诉我们,他现在作为一名大学的校长,更多地关注行政问题,并没有在做很多学术研究。
 
   Jeffrey Herbst教授跟我们解释说,大学里的副总裁,是要负责内部事务诸如学术方面和预算等。他还跟我们谈了很多关于校友和未来学生的父母的事。他对这样一所私立大学的预算是有责任的,大部分的收入是来自学费和一些捐赠的基金。
 
   当我们问Jeffrey Herbst教授,柯盖特大学传统的响铃13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他解释说,13这个数字在柯盖特大学是被认为一个非常幸运的数字,所以,每个星期五,他们都会在柯盖特大学响铃13次。这是因为有个关于Colgate 大学的神秘传说,据说这个大学是被13个男人用13美元和13个祈祷找到。“当然,这只是个神话,” Herbst 教授说,“可能没一个是真实的。”
 
(WISE 丁婉清 黎春艳  刘润志 翁若宇)